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本案龚某是否构成重婚罪

2012-6-7 13:15| 发布者: twls| 查看: 2317| 评论: 0

摘要: □张 旭 孙 建 【案情】被告龚某六年来四次起诉妻子周某离婚未果,于是外出打工期间和一杨姓女子暗中生下一子龚小某。某日被妻子周某发现,周某以卖淫嫖娼为由向公安举报。在公安询问中,因害怕嫖娼被拘留和罚款, ...
 
□张 旭  孙 建
 
       【案情】被告龚某六年来四次起诉妻子周某离婚未果,于是外出打工期间和一杨姓女子暗中生下一子龚小某。某日被妻子周某发现,周某以卖淫嫖娼为由向公安举报。在公安询问中,因害怕嫖娼被拘留和罚款,龚某不得已供述其与杨某还生有一儿子。于是周某又以龚某涉嫌重婚罪为由将龚某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分歧】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龚某的行为违反《婚姻法》第三条第二款和《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在有配偶的情况下,和第三者同居生活,已构成重婚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重婚罪。理由是重婚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一是重婚者与第三者登记结婚或形成事实婚姻;二是已婚者与他人登记结婚或形成事实婚姻。重婚的实质是婚姻关系的重叠,前提是两个有效婚姻关系的存在。本案中,龚某和杨某之间不构成事实婚姻关系,因而不构成重婚罪。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因为事实婚姻关系的构成至少必须具备以下三个条件:1、未办理结婚登记;2、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3、周围邻居也认为是夫妻关系。虽然龚某和杨某之间有同居行为,但龚杨二人的同居行为毫无疑问不是事实婚姻关系。否则,就是对重婚罪概念的任意扩张。
       一、龚某、杨某的行为不属于“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情形。所谓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指的是以夫妻身份,以夫妻生活为目的,长期、持续、稳定地同居生活。外在表现为:以夫妻名义申报户口、购买住房、举行婚礼等。本案中龚某、杨某之间只是偷偷摸摸的同居关系,虽然在派出所龚某不得已供述杨某是妻子,但杨某并不承认,实际生活中双方并非以夫妻互称。至于龚小某,即使通过DNA鉴定,证明和龚某之间符合“亲子关系”,充其量只能证明龚某是龚小某的父亲,因为现代科技相当发达,不单是重婚,“包二奶”“姘居”等行为均可成为父亲,甚至无性关系,通过试管婴儿也可生育。对本案来说,龚某和龚小某有无亲生关系,对龚某是否成立重婚罪无实在的意义。
       二、龚、杨二人的同居行为不具有长期性、持续性、稳定性,不是以夫妻生活为目的的,周围邻居未认可二人是夫妻关系。龚某经常外出打工,偶尔回来在出租房与杨某同居,表现为断断续续的同居关系,不具有长期性、持续性、稳定性,不是以夫妻生活为目的,对外也未以夫妻关系自居。龚、杨二人的同居行为与重婚犯罪作为持续犯的特征不相吻合。
       三、至于龚某在派出所承认杨某是自己的“妻子”,是因害怕被拘留或罚款,不得已说出。不能依据该被告人的供述而认定他有罪。我国刑法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综上所述,被告人龚某的行为不构成重婚罪。在新《婚姻法》草案讨论修改过程中,法学界人士已达成共识:“包二奶”“同居”等是涉及两性关系的道德问题,不应当由刑事法律来调控,不能纳入重婚罪的范畴。当然,龚某的行为是一种违法行为,它败坏了社会风气,违背了道德风尚,影响了社会安定,但是无论我们怎样纠缠于本案中龚某和杨某同居行为的那些细枝末节,都不可能使其上升到构成重婚罪的法定条件。
 
(原载于《江苏法制报》2008年7月18日第6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 苏ICP备12020961号-1 )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127号

GMT+8, 2019-11-19 14:05 , Processed in 1.12703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X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