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顾壹心:历时十四年,刘云洪终获无罪

2019-3-1 11:10| 发布者: twls| 查看: 2310| 评论: 0

摘要: 历时十四年,刘云洪终获无罪 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顾壹心 在2019年2月15日举行的全国律协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庄卓律师介绍了该所7名律师14年坚持不懈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申诉,并最终获得 ...

 

历时十四年,刘云洪终获无罪

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顾壹心


 

2019215日举行的全国律协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庄卓律师介绍了该所7名律师14年坚持不懈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申诉,并最终获得成功的情况。据悉,这也是全国律协首次邀请法律服务一线执业律师参加新闻发布会,并介绍其办案经历和执业感受。

新闻发布会上,庄卓律师介绍了该所律师代理刘桂吉等3人涉嫌贪污罪的经过。据介绍,刘桂吉和徐盛东、刘云洪都是江苏苏北一所乡村小学的工作人员,在农村基层教育岗位上工作了大半辈子。20045月,刘桂吉等3人因涉嫌贪污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进入一审审理阶段后,受刘桂吉家属的委托,庄卓律师开始担任刘桂吉的辩护人。通过会见被告人、查阅案卷材料、走访证人,庄卓律师发现这是一起由错账导致的错案,认为在案证据不足以认定包括刘桂吉在内的三位被告人有罪,并为刘桂吉作了无罪辩护。一审法院没有采纳庄卓律师的辩护意见,于20056月以贪污罪判处刘桂吉有期徒刑十四年、徐盛东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刘云洪有期徒刑十三年。当事人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庄卓律师仍然坚持做无罪辩护。遗憾的是,二审法院仍然没有采纳他的辩护意见,仅仅是将三人的刑期分别减少了两年。200511月,二审终审之后,庄卓律师决定继续作为刘桂吉的辩护人,无偿代理他的申诉。从2009年开始,庄卓律师以及该所谈臻、周毅、蔡钧、杨磊、任忠敏、李功成等几位律师也参与到申诉工作中,把其他两名被告人也纳入了的无偿代理范围,谈臻、庄卓、周毅律师先后担任了刘桂吉的辩护人,蔡钧、杨磊律师担任了徐盛东的辩护人,任忠敏、李功成律师担任了刘云洪的辩护人。经过努力,20105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二审法院再审该案。201111月,案件在监狱里开庭审理;20135月,第一次再审判决采纳了律师的大部分辩护意见,改判了一名当事人免于刑事处罚,另外两名当事人分别被判处两年、一年的有期徒刑。此时,他们已经在服刑了8-9年不等,也因为减刑、假释而获得了自由。第一次再审的结果,虽然大幅度减少了刑期,但是并未从根本上洗涮当事人的不白之冤,庄卓等律师决定继续代理当事人提出申诉,不过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很快就驳回了申请。201612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南京设立第三巡回法庭。三巡开始办公后不久,庄卓等律师即向其提出再审申诉。三个月的复查期内,三巡法庭郑重地召集三名当事人和律师,告知将该案指定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指定再审之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江苏省人民检察院非常重视,复查了很长时间,并于20187月公开进行了审理,出庭检察官明确提出了三名当事人全部无罪的检察意见。2018111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到案发地宣判了无罪判决,在一定程度上为三名当事人恢复了名誉。而此时,有一名当事人已经因病故去。

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自200411月到201811月的14年间,从基层人民法院到最高人民法院,历经四层审级,作出了2份起诉书、2份再审决定书、3份驳回申诉通知书,4份刑事判决书,庄卓等几位律师穷尽了所有的刑事审判程序。

庄卓律师介绍,这个案件的大部分时间是在申诉阶段,14年的办案经历让他们对律师在刑事申诉过程中应当发挥的积极作用也有了更加全面的认识。

一是律师的路径引导作用。对不服生效判决的当事人而言,作为辩护人的律师更容易取得他们的信任。当事人在作出申诉还是上访的路径选择时,律师的意见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代理刘桂吉等人申诉过程中,庄卓等律师始终引导当事人在法治轨道内反映情况、解决问题,避免了反复上访、闹访缠访现象的发生。

二是律师的专业帮助作用。申诉是对生效判决不服、请求对其进行监督审查的程序,与审判程序比起来,要求当事人提出的要求更加明确、说理更加透彻、证据更加充分、程序更加规范,对律师的需求度也更高。刘桂吉案经历了两次再审判决,无论是哪一次再审,庄卓等律师都通过有效沟通让司法机关认识到案件审理中存在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错误,保证法律的正确实施,化解积累的社会矛盾。

三是律师的职业沟通作用。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重要成员,庄卓等律师利用与办案人员有着共同的法律思维和职业语言的优势,一方面帮助当事人与办案人员更好地沟通情况,一方面协助办案人员更好地查清案件。在代理申诉过程中,他们多次遇到处理复查的办案人员对案卷中反映的个别情况不太清楚、对作出原审判决时没有在案卷中载明的重要情况不太掌握的情形,他们都及时、有效地帮助办案人员全面了解情况,认真复查案件,最终作出了还原真相的事实认定。

卓律师表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对不服司法机关生效裁判、决定的申诉,逐步实行由律师代理制度14年的代理申诉过程让他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充分发挥律师职能作用,引导当事人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反应诉求,是推动社会矛盾化解最有效的制度保障。

庄卓律师动情地说:在代理刘桂吉案件过程中,我深深地认识到,依法维护当事人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既是执业律师忠诚于当事人委托的法定职责,更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忠诚于党的法治事业的光荣使命。刘桂吉、徐盛东、刘云洪被改判无罪的事实已经证明,不管道路有多么曲折,只要坚定法治信仰,坚持依法办案,我们就一定能够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保证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全国律协副会长、新闻发言人蒋敏在主持发布会时表示,近年来,在司法部党组和领导班子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国律师行业党委的正确领导下,全国律协和各地律师协会坚持政治引领、党建先行,采取多种有效措施不断加强律师队伍建设,成效显著,涌现出了一大批坚持信念、精通业务、维护正义、恪守诚信的优秀律师,庄卓等几位律师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庄卓等几位律师在长达14年的时间里坚持不懈为被告人辩冤白谤,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工作者的理想信念,展示了中国律师在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中的良好形象。

 

我是从20141116日起受该案之第三被告的妻子严华香的委托,担任刘云洪的第一、二审辩护人,并为其启动申诉程序的。

对刘云洪而言,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检察院20041227日提起的灌检起诉字(2004446号起诉书指控的罪行只有313793.87元共同贪污。经过2005118日第一次开庭,检方在两次要求延期审理后,于419日申请撤诉。426日重新起诉(灌检刑诉字[2005]88号),才增加了4300元共同贪污和5570.20元单独贪污。

按照我的经验,撤诉并增加原本已经掌握的小额罪行的指控,是检方对主罪指控缺乏信心的表现。然而,如上所述,尽管我们作了无罪辩护,一审法院完全不予采纳,全部支持了检方的指控。被告刘云洪自然不服,于同年66日提出上诉,上诉的主要理由是:

 

一、共同贪污不能成立

 

(一)本案的四个环节

如果一审判决的认定能够成立,本案有四个环节:

119991216-18日,是19村小小教办打欠条的日子,总金额为313793.87元;

219991219-31日,19村小以现金方式向小教办还款;

3200011-3日,三被告本应将此款归还新华书店等单位,但不仅没还,反而瓜分了这313793.87元;

4200014-2004526日案发前,刘云洪会计办的钱归还了这笔欠新华书店等单位的钱。

现在的问题是,在第一个环节中,欠条是一式两份的。公诉人的逻辑是,这两份欠条均由刘云洪保管,待各村小还款时,刘向各村小退了一张,以此表示债务已了结。但是,据伊东小学王世立在卷宗中及其它小学会计在庭审中证实,这两份欠条是村小小教办各执一份,而不是刘云洪在还款时才退给村小一份的。既是这样,各村小在还款时,刘云洪要么将其保管的那份欠条退给村小,要么再给村小打一张收据;两者必居其之一。从会计规则上讲,刘云洪应当采取第二种做法,即将欠条入帐记应收款,将开给村小的还款收据之一联入帐做现金收入。现在,欠条还在小教办帐上,又没有开出收据,因此只能认定各村小19991231日前尚未还款。

在第二个环节中,各村小还的必须是现金,只有这样三被告才有机会瓜分这313793.87元钱。可是,即便根据公诉人提供的证据,村小的也并非都是现金:

1.祝庄小学葛称:这张欠条的40812.92元是用我们学校在99年秋季这学期初上介的款归还的,不够的部分用现金结

2.张葛小学刘洲称其在19991217日结帐那天原本就不欠小教办35460.78元了,还退给他二、三百块钱,当然也就不存在归还现金的问题了;

3.中心小学纪也称其在1999年底不欠小教办9994.26元,欠条实际上是张空据,当然也不存在还现金的问题;

4.杨树圩小学刘方称其所欠的12997.44元中的1000多元钱,……200045月份(才)还清,显然不是在19991231日前;

5.洪河小学霍平称其打欠条时临时收据没带齐,后把临时收据给刘云洪就不欠这1533.58元钱了;

6.罗庙小学姚生称其记不清是否及何时结清这981.48元欠款了;

7.张葛小学汪新称其在打过25591.64元欠条后用临时收据抵冲了,不够的部多退少补

8.千斤小学李锡也称其在打过32432.83欠条后用临时收据抵冲了,不够的部多退少补了;

9.张庄小学刘连称其不小教办12710.05元钱,欠条是怎么回事记不得了;

10.小茆小学席贵称其在结帐时带钱,或者是以前交款给小教的临时收条没带,因此当时打了张欠条给刘云洪,欠条金额是23581.03

11.伊东小学王立也称其实际不小教办1765.43元钱,这张欠条是空据;

12.伊南小学魏也称其在打过23543.20元欠条后用临时收据抵冲了,不够的部分多退少补了。

上述12村小总计232404.64元欠款,或者不存在还款的问题(他们说他们不欠款),或者还的不是现金(他们说他们在结帐时只是没带齐临时收据),或者无法查清还了多少现金(他们说他们记不清了,或者只说他们多退少补,没说退了多少,了多少),因此均不能作为认定三被告贪污的依据。

另有7村小说他们在出具欠条后用现金归还了欠款,他们是祝荡小学(俊,36235.19)、花厅小学(季才,7891.09元)、吴郑小学(孙芹,13786.10元)、唐庄小学(林10208.86元)、后场小学(臧玉,4145.62元)、扬徐小学(马珍,3832.11元)和大刘庄小学(叶干,5290.26元),总计81389.23元。但是,这7村小中,俊在向律师作证时已否认其还款的事实,季才在向律师作证时对何时还款、还的是否是现金已记不清了,故此44126.28元也因证言前后矛盾、事实不清而不能认定。余下的37262.95元,其证人早在向灌云县人民检察院起诉科作证就否认了还款的事实,同样应证言前后矛盾、事实不清而不能认定。

在第三个环节中,既然无法认定这19村小19991219-31日间归还了现金,那么用瓜分的现金是从哪里来的呢?

在第四个环节中,既然本应用来归还新华书店等单位的313793.87元钱已被三被告贪污了,那么刘云洪又是从哪里拿的钱归还这些单位的呢?公诉人说是用小伊乡会计站的钱还的,那么会计站又是怎样处理这笔钱的呢?还是根据村小的欠条来扣各村小的钱的嘛。在长达四年半的时间里,在各村小都有报帐员的情况下,他们能不知道自己的钱被扣了吗?如果知道被扣,又怎能不提出异议?

 

(二)本案的四组书证

1、发票

这里所称的发票是小教办开给各村小上介款的正式收据,开出时间19991216-18日,与各村小出具欠条的时间相同。可见,虽已开出,却没有收到。各村小将此作现金支出入帐,小教办作现金收入入帐;与此同时,小教办又将各村小欠条作现金支出入帐。这就使一审法院产生了误解,认为三被告确已收到了发票所载款项,然后再以欠条支出现金侵占。但在事实上,至少大部分村小都证实在开出发票时,他们尚未付清上介款。因此,仅凭发票不能证明小教办已收到了这313793.87元钱。

2、欠条

这里所称欠条实际上是欠款据,一式两份,债权人、债务人各持一份,都盖有红印,都是原件;他们都是各村小欠款的证据。假如,小教办持此欠条之一份向贵院提起民事诉讼,请问贵院当如何下判呢?只要各村小拿不出还款的证据,就应判决各村小败诉。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在小教办上的19张欠条是合法有效的欠条。

3、帐目

公诉人提出,如果各村小欠款,帐就不应是平的。但是,如果各村小欠条入帐,不就不平了吗?一式两份的欠条,债务人就应当入帐;应入帐而未入帐,那就是各村小的事了,与小教办无关。

4、鉴定

刘云洪把帐做错了,正确的做法是,他应在将53万余元的发票入帐时,只做约22万元的现金收入,然而再将31万余元欠款据以应收款入帐。但是,刘云洪却将53万余元的发票全部作现金收入入帐,再把欠条作现金支出入帐。这样一做,不需要鉴定,大家也应知道刘云洪得到了31万余元现金。但这种记帐方法是错误的,是与事实不符的鉴定根据错误的帐目,自然就会得出错误的结论,这没有什么稀奇。

可见,一审法院并无足够证据证明小教办200011-3日间有313793.87元现金可供三被告贪污。因此,应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宣告三被告的此项贪污不能成立。

 

二、刘云洪未贪污桌凳款

首先,刘云洪在一审庭审时已明确表示,所谓的刘云洪供述是检察机关刑讯逼供的结果。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这样的供述是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本案唯一证明刘云洪有罪的证据便是证人孙平的证词,对于这样的证人证言,因孙本人没有到庭质证,其证言的真实性自然无法确认。一审法院凭什么认定刘云洪实施了指控的犯罪行为呢?如果断案不需要证据,如果断案可以抛开法律,那我们就无话可说!即使有证据证明刘云洪收到此1000元钱,卖桌凳时刘云洪还不是会计,也没有证据证明我明知此为卖桌凳款,怎么认定刘云洪贪污呢?刘云洪也不知道卖了多少钱,更不知道有哪些人分了这笔钱,因此在主观上刘云洪没有与他人共同贪污4300元钱的故意;充其量也只能认定刘云洪贪污了1000元钱,怎么能说我贪污了4300元呢?

 

三、养老金不应是公款

对于这3000.20元,我们只想问一审法院一个简单的问题:这3000.20元属于哪个单位所有?这笔钱是刘云洪从小教办所属村校教师工资中代扣的,应由刘云洪代缴至小伊乡财政所。在这笔钱没有入乡财政所帐时,乡财政所还没有这笔钱,其公的性质何来,不是公的性质又怎能认定为贪污?即便这钱真是姓公的,刘云洪非乡财政所工作人员,又何谈利用职务便利呢?一审法院没有阐述这些问题,只简单地说:本院认为,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间相互印证,予以采信这是刘云洪替教师们代扣代交的钱,是教师们的私款,而非公款;刘云洪应代交乡财政所而未代交,只能说他还欠乡财政所3000.20元钱,怎么能说刘云洪贪污呢?贪污总要有做假帐等手段,没有手段怎么贪污?

 

四、刘云洪未贪污课本费

没有任何一份证据表明刘云洪亲手领取了2570元现金(即便经手人韩池的证言也没表明这一点),一审法院认定刘云洪贪污此款的证据便是领款据上有刘云洪的私章,刘云洪在一审时已明确对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的两份领款据复印件表示质疑(两份复印件上,一份有刘的私章,一份没有我刘的私章;如果原件上有刘的私章,怎么会出现两份不同的复印件呢?),可无论是公诉机关,还是一审法院对此质疑毫无解释。刑事审判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对于有矛盾的证据材料,公诉机关没有合理的解释,一审法院也没有明确的阐述,何来公正可言?

另外,刘云洪是2004526日被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的,可实际上自2004526日起便被羁押于灌云县清泉宾馆,完全限制了人身自由。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监视居住期间可否折抵刑期问题的批复》的规定,对这种完全限制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是可以折抵刑期的。刘云洪没有实施任何犯罪行为,但这种被完全限制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是刘云洪日后申诉,控告直至申请国家赔偿的有力依据,一审法院为何视此事实于不顾呢?

综上,灌云县人民法院(2005)灌刑初字第96号刑事判决是一项极其错误的判决。辩方的上诉理由确凿充分,可惜未能得到二审法院的重视,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1111日以(2005)连刑二终字第63号刑事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的事实认定部分,仅对三被告各减两年徒刑。诸被告不服,于同年125日(刘云洪)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申诉除了坚持我们在一、二审中的意见外,还强调了下列理由:

 

一、关于313793.87

灌云县人民法院于(2005)灌刑初字第96号刑事判决(下称:一审判决)中称,在19991216日至18日结帐所得出的313793.87元欠款中,19所村校除张庄小学未还欠孙善平3000元外,陆续还清欠小伊中心小学(即前述之小教办,下同)其余欠款。被告人刘云洪将19所村校打的欠据中的一份退回,即为帐款还。后三被告(刘桂吉、徐盛东和刘云洪,下同)用另外的19张复写欠款据……从小伊中心小学帐上支出现金313793.87,并于2000年元旦期间……。村校会计的证言前后不一,本院不予采信。……经公诉机关出示的其他证据间相互印证,予以确认

由此可见,一审法院只凭书证认定,19所村校于19991218日至31日间用现金还清了313793.87元欠款;三被告用19复写(盖红印,故同样是原件)的欠条将此款套出,于2000年元旦期间私分。但是有一个细节,一审法院没有注意到,张庄小学既然还欠3000元,刘云洪为什么要将该校出具的另一份欠条退给该校?这样岂不是使小伊中心小学失去了向张庄小学索要3000元欠款的凭据了吗?此外,一审法院认定将一式两联之一联欠据交给欠款人就表明欠款人已还款的依据是什么?事实上,欠款人只有将一式两联的欠据全部收回,才能表明其已还清了欠款。

当所有的证人证言均被否认之后,留下来的主要书证有三:一是小伊中心小学给19所村校出具的包括313793.87元欠款在内的60余万元收据;二是19所村校给小伊中心小学出具的313793.87元欠据(19张);三是19所村校自己制作的没有反映其欠小伊中心小学款项的帐册。上述三组证据中,第一组证据与第二组证据是相关联的:假如19所村校不打欠条,小伊中心小学就不会向他们出具全款收据;由于小伊中心小学向19所村校出具了全款收据,才需要19所村校向小伊中心小学打欠条。

假如一审判决能够成立,那么在第一组证据和第二组证据共存的情况下,要证明三被告在2000年元旦期间私分313793.87元公款,就必需证明各村小学在19991218日至1231日用现金归还了欠款。于是,公诉机关拿出了各村校没有反映其欠款的帐册(第三组证据)。但是,这些帐册是各村校自己做的,由此不能对抗小伊中心小学欠款尚未归还的主张。试问,小伊中心小学持此19张欠条在贵院提起民事诉讼,人民法院可以用各村校的帐册驳回小伊中心小学的诉讼主张吗?显然不能!

故此,在一式两联的欠条纠纷中,债务人要么已经收回了全部欠条,要么拿出债权人收回欠款的收条,否则不能主张其已还清了欠款。如果一审法院不能证明19所村校在19991218日至1231日间用现金(用别的还不行)还清了欠款,就不能认定三被告于2000年元旦期间私分了313793.87元公款,从而不能认定三被告犯了共同贪污罪。这是十分明白的事,二审法院却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维持了一审判决。

二审法院新增的理由是说,三被告曾在侦查时做过有罪供述。但是,这种有罪供述同样是说他们用各村小于19991218日至1231日间所还的现金,在2000年元旦期间分的赃。现在,一、二审法院均无证据证明各村小在19991218日至1231日间用现金(用别的还不行)还清了313793.87元欠款,从而没有证据与三被告的有罪供述相应证,进而无法认定三被告共同构成了贪污罪。

 

二、关于4300.00

认定刘云洪与他人共同贪污此4300.00元公款,必须证明刘云洪明知此为公款,并明知正与他人共同私分了此款。但,一、二审法院并无证据证明孙善平在交给刘云洪1000元钱时,告诉他这是卖桌、凳款,并且告诉他哪些人也取得了此款。既是这样,怎好认定刘云洪与他人共同贪污公款?

 

三、关于3000.20

3000.20元是各村校教师个人应当上缴的养老保险金,而不是小伊中心小学这单位应当为教师上缴的养老保险金。因此从所有权上讲,这是教师们的私款,而不是小伊中心小学的公款。刘云洪假定真的没有将此上交给乡财政,只能说刘云洪欠乡财政的钱,不能认为是贪污。

 

四、关于2570.00

一审法院认为刘云洪贪污此款的依据是刘云洪在领款条上加盖了私章,但是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两份领款条复印件,一份上有刘云洪的私章,另一份上没有刘云洪的私章。请问哪一份是真实的呢?一、二审法院凭什么说有私章的复印件是真的呢?

此外,公诉机关是在撤诉后重新向一审法院提取公诉的,但是,刘云洪至今没有发现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任何新的证据;这些增加的罪行也都是原卷中载明的,并非新的事实;所以,这在刑事诉讼程序上也是违法的。

 

虽然,我们只参与了一、二审辩护和启动再审环节,但在再审的过程中,刘云洪及其家人也多次前来寻找证据材料、商谈再审对策、咨询专业知识等。然后,相关事项大家已从前文中知悉,在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任忠敏、李功成律师的接力下,于201355日第一次获得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0)连刑再终字第0003号再审判决,取消了第一项罪行。判决理由只用了短短81个字:本院再审期间,先后向有关部门调取涉案的相关原始证据,有关部门均未能提供完整证据,仅以在案的现有证据即认定原审上诉人刘桂吉、徐盛东、刘云洪贪污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刑期由13年改为1年,而此时,刘云洪已在3个月前(2013130,若从2004526日被监视居住算起,刘云洪蒙寃入狱整整8年零250)被刑满释放。

又过了5年,20181030日,在刘云洪及其儿子刘井密的努力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7)苏刑再3号刑事判决,彻底宣告刘云洪无罪。该院在判决中认为:原审上诉人刘云洪伙同他人私分公款4300元,均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尚不构成犯罪。……对于刘云洪单独贪污5570.2元的事实,经查,虽有证据证实刘云洪曾取得并掌控此笔资金,但因刘云洪在本次再审期间提供了部分原始消费票据,导致无法排除其关于此笔资金用于学校开支的辩解,故原再审判决认定刘云洪将此笔资金据为己有,证据不足

至此,我们针对刘云洪贪污案所提出的一、二审辩护意见和申诉意见,基本上已被全部采纳;唯对共同贪污4300元一节的事实认定,由于刘在第二次再审时未请律师,尚存遗憾。由于刘对此款的来源并不明知,故缺乏和他人私分公款的共同意思联络,实不应认定刘云洪有与他人共同贪污4300元(其个人分得1000元)的行为。

刘云洪的因公支出票据是其出狱后新发现的证据,我们在一、二审辩护及启动申诉时并不掌握。有了这些票据,我们原来所说的3000.2元的私款性质以及2570元领据之真实性问题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二〇一九年三月一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 苏ICP备12020961号-1 )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127号

GMT+8, 2019-11-18 23:22 , Processed in 1.13051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X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