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著名史学家李洪甫字迹

2018-9-17 10:38| 发布者: twls| 查看: 610| 评论: 0

摘要: 李洪甫,男,1944年8月生,结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进修教师班。历任连云港博物馆馆长、连云港地方志办公室主编、研究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岩画委员会中国籍委员、国际考古学会成员、中国考古学会会员、中 ...







李洪甫,男,1944年8月生,结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进修教师班。历任连云港博物馆馆长、连云港地方志办公室主编、研究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岩画委员会中国籍委员、国际考古学会成员、中国考古学会会员、中国徐福研究会理事;江苏历史学会、考古学会、博物馆学会、明清小说研究会等学会理事;连云港市政协常委、江苏省人大代表;东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兼韩国学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特约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岩画中心研究员、南京师范大学西游记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淮海工学院亚太文化研究所所长;国家重点出版工程《中国岩画全集》编委。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突出贡献专家”。现为全国社科规划项目“《西游记》校点整理”责任人。

李洪甫的《云台山、吴承恩与西游记》是国内外《西》学界第一篇考证《西游》故事主要背景花果山的专论文字,2009年被辑入展示西游记百年研究成果的《20世纪西游记研究》。文中用大量翔实的材料论证了连云港的云台山就是《西游记》中的花果山原型。1982年,全国首届《西游记》研讨会在连云港召开,在李洪甫的努力下,连云港云台山西游故事背景原型的学术地位,获得与会128名《西》学专家广泛地认同。会后不久,连云港的云台山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

1991年经外交部批准,李洪甫应韩国社会科学院、庆熙大学、《国民日报》社、韩中友好协会的邀请,作为专程赴韩国讲学的第一位中国学者到达汉城讲学。此次讲学引起了国际社会及相关研究领域的广泛关注,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美国之音》和日本NHK广播发表了专题评论。

在国际岩画委员会的支持下以及日、韩、美、澳大利亚等国考古学家的帮助下,李洪甫用10年的时间收集、审读和研究太平洋沿岸岩画中的典型性精品,撰写了著名的学术专著《人类最古老的史前艺术——太平洋岩画》。

200512月,日本富士电视台记者山田樱等专程来华就《西游记》研究中的明清版本以及孙悟空原型等课题采访李洪甫先生,作为日本富士电视台《每周关注》节目2006年第一期报道的新闻人物播出。

    2009年,李洪甫主持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整理本《西游记》勘误获全国社科规划项目立项,现在,向国内外发行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第3版(1955年第1版;1980年第2版)《西游记》版权页上署名是:“吴承恩著  黄肃秋注释  李洪甫校订”。按照全国社科规划的立项要求,在此基础上,要重新整理出“最完善、最权威的《西游记》提供应用”。

20129月,本市唯一一项国家社科项目“最新整理本西游记”达到了“最完善、最权威”的立项要求,由中宣部、全国社科规划办组织评审通过,安排到人民出版社学术版、大众版双版齐出;封面和著作权页署名是“吴承恩原著  李洪甫整理校释”。




附:江苏灌南刘氏墓志铭与吴承恩的祖居地

吴承恩是灌南新安人

李洪甫  《文物》2011年第4

 

1974年春,江苏省灌南县硕湖乡(今新安镇)刘园村一组农民在平整田地时于村北50米处发现一座明代墓葬。墓葬封土高出地表约2米,位于北纬34°04'41.6"、东经119°21'15.1"。墓中距地表1米处发现木棺2具,头向北偏西15°。棺木为整段圆木雕斫而成,榫卯结构,结合严密。随葬器物多数残损,仅出青花小碗一对,两棺之间有一合墓志铭。棺内尸骨已朽烂,发现若干“嘉靖通宝”铜钱,已锈蚀不堪。墓中出土器物皆已散失。1990年春,灌南县文化局找到该墓墓志,将其收回,现藏于灌南县博物馆。

墓志及志盖皆边长64、高8厘米,四周纹饰相同,皆为浅浮雕云气纹。篆盖阴刻“明故刘公偕配孙氏合葬之墓”12字。墓志阴刻楷书31行,行满35字,共898字(图一)。从铭文可知刻成于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为吴承恩撰文(图二)。录文如下:

 

刘居士夫妇合葬墓志铭

(南京师范大学黄征教授点读本)

射阳吴承恩撰

春台宋仁书丹

四泉王潮篆盖

 

刘公讳承业,字述之,号曰关东居士,淮郡之安东人也。

安东在淮郡,旧名涟水,素为人物奥区[1],故生其间者多以节行闻。有刘从义者,豪隽士也,亮志振望,大为乡党所宗。从义之后有孙慈,其行事亦效其祖。慈生六子,居士者其次子也。

方居士之少也,与兄弟五人居,甚相得也。然其中顾,隘视家室,有矫然遐举、弧矢四方之心。一旦,治装腰剑,跃马如京师。其在京师,从诸侠徒讙[2],驰骋声酒,役役无宁。时久之,亦厌,遂命驾遽归。

初,居士之去其乡,告行于昆仲,因以田业让之,归而无以为栖,乃乔居陈溪,继又迁南河,后卜长乐镇而安焉。其在长乐,益辟[3]土地,躬耕耘居,常跨犍戴笠循行陇亩中,时偕农父合作。识者过之,犹见其奇扬之气奕奕于眉间,而观其被服则已真田夫矣。用是生殖遂殷,然终不以饶裕自喜。遇人有急难,辄竭力济之。岁频凶饥,屡为糜[4]以食饿者。又绝喜士类,与所合意即留连竟日夕,不然者虽要势莫如也。以此门多宾客,而缙绅贤者亦乐与之交。

晚年特爱丘壑,每从一二奴子,佩壶持橐,盘盘焉[5]。牛童馌妇,亦知其为刘关东也。

关东既名显一邑,前后令尹多贤之,遇乡饮,欲举为宾,四命四不赴。例给以冠带,亦固辞谢焉。

嘉靖癸卯夏,忽构疾,知不可起,顾诸子,缕缕[6]戒之,大要皆修德慎辞、正身保家之训,它[7]无一言及也。逮秋,疾益甚,竟卒[8],享年七十有五。启其椟,略无余财焉。

吾曾闻之人云:居士固和易,然素秉最刚。当邑中大饥时,抚台檄某丞赈灾焉,丞侵赈金,且缓赈,人多死者。居士奋然诣之,数曰:“此邦不幸被灾,人需升斗之谷以活命,而公固靳焉,是公死之也!为民父母而死民[9],独不畏天地乎?”丞大怒,然顾其言直,惮焉,即日出赈,而心甚衔之。后以构于令,或者以告,居士仰而叹曰:“吾命在天乎?在此丞耶?”夷然不以介也。君子称其“忧时激义,有烈士之风”云。

居士早年娶于孙,逮于白首,相处无间言。孙亦居约服勤,绰有内教,为能相其家。后居士二年卒。卒之日,嘉靖乙巳[10][i]十月四日,享年七十有六。生子三:国奇娶董氏,娶后而身卒;国珍、国宝,俱听选官,娶者皆李氏。女二:长适朐阳周玉,次适郡人董尚志。孙男十:兆元,邑庠生;应元、士元、一元、干元、坤元、贞元、统元、庭元、体元,皆文雅令善,有须于时。

国珍等卜以乙巳[ii]之岁十二月十有三日,奉二柩合葬于界河南岸之新兆[11],因来乞铭。仆先世涟人也,既喜谈乡里之贤,而强子仁昔与余游,今复为之勤请,遂不让而铭曰:

维古之豪制以义,粤豪于今命于气[12]

于哉此豪义气备,唾尔纷华芥不啻。[13]

老焉顺化嗟乎寄,有玉藏斯并其俪。

振振烨烨子姓继,凤举霞舒蔚其世。

 

山阳王仲义刻

 

[1]奥区:腹地。《后汉书·班固传上》:防御之阻,则天下之奥区焉。李善注:奥,深也。言秦地险固,为天下深奥之区域。

[2]讙,古通字。

[3]辟,开辟。旧录作,甚误。

[4]糜,粥也;食,音(去声),使之食也。

[5]盘盘焉,旧录作磐磐然焉,甚误。盘盘焉是形容其盘桓逍遥貌。

[6]缕缕,温和恳恻貌。戒,通

[7]它,旧录作,非原形。

[8]竟卒,原录作竞卒,甚误。,终竟也。

[9]旧录作为民父母而死,脱落后一字,致使文意不通。死民,使民死也。

[10]巳,原形作。天干、地支用字固定,故虽有写刻相乱而不至於文意错谬。古人习惯如此。

[11]兆,旧录作,甚误。即墓地,埋葬死人之处。《左传·哀公二年》:无入子兆。《周礼·春官·小宗伯》:兆五帝於四郊。韩愈《祭十二郎文》:吾力能改葬,当葬汝於先人之兆。

[12]维古之豪制以义,粤豪於今命於气:铭文都是皆当押韵,旧录失韵,甚误。皆发语词,无实义。

[13]……唾尔纷华芥不啻:以上四句是说:古之豪侠以义节制,今之豪侠受命於气,而此一豪侠义、气兼备,尔等纷华之辈连草芥都不如。

 

迄今发现的由吴承恩撰文或书写的碑铭很少,最早传世的是由归有光撰文、吴承恩书写的《圣井铭并序》[iii]。由吴承恩撰文或书写的墓志铭也堪称凤毛麟角——1972年在淮安出土由吴承恩为父亲撰文并书篆的《先府宾墓志铭》;1981年淮安城东发现的由吴承恩“撰并书篆盖”的好友沈坤父母的墓志铭,即《赠翰林院修撰儒林郎沈公合葬墓志铭》,其次为1978年在浙江长兴发现的由吴承恩书写的《梦鼎堂记》[iv][v]以及未见铭石的由吴承恩代笔的《双松丁公墓志铭》[vi]

在灌南发现的这合《刘居士夫妇合葬墓志铭》是在淮安境外首次发现的由吴承恩撰写的墓志铭。吴承恩曾在《先府宾墓志铭》中说自己“先世涟水人,然不知何时徙山阳,遭家穷孤,失谱牒,故三世以上莫能详也”。在这合墓志铭中,他又一次强调了自己的籍贯:“先世涟人也,既喜谈乡里之贤而强”,并指说自己的“乡里”刘承业是“淮郡安东人,安东在淮郡,旧名涟水”,这一陈述尤其值得我们注意。

早在《先府宾墓志铭》出土之际,关于吴承恩的祖籍地,学界的考证多在“先世涟水人”这句简概的自述上推论,大部分学人由此认为吴承恩的祖先是“元末明初从涟水迁入的”[vii],并没有注意到元末明初并不存在“涟水”这个地名。苏兴先生也认为:“吴承恩的先世曾是今淮阴(清江市)东北五、六十里的涟水(明时为淮安府安东县)人。”[viii]事实上,元、明时代乃至整个清朝,旧涟水被一分为二,北部归属海州,南部归属安东,“涟水”这一地名已经隐去,安(东)海(州)分界是地处今属灌南县的新安镇南的界首河,距海州州治(今连云港市海州区)150里,而吴承恩的祖居地恰好在北部,即本属于海州地的今灌南县境内。所以,吴承恩在《刘居士夫妇合葬墓志铭》中虽然指称他与墓主是“乡里”,却说墓主人是“淮郡安东人”,而自己是“涟人”。就是说,吴承恩认为自己的先世祖居地不是明代的淮安府安东县,而是旧涟水。故而其先世迁淮的时间,不应是“元末明初”,而更可能是在改涟水为安东州之前。吴家应是于金兵南下之际越过南北对峙前线避居山阳(今楚州)的。

铭文中提到的墓主籍贯“淮郡安东”,“旧名涟水”,位于淮安府(今江苏淮安)和境内有郁洲山的海州(今江苏连云港)之间。

涟水县,初设于隋代,为东海郡所辖的朐山、东海、涟水、沭阳、怀仁5个县之一。“涟水旧曰襄贲,置东海郡。东魏改曰海安。开皇初郡废,县又改焉。”[ix]“涟水,隋县。武德四年,置涟州……贞观元年,废涟州……以县属泗州。”[x]关于襄贲的记录是:“襄贲……此县在海州西界,与汉海西小异。”“海西故城”在“州南一百二十里”[xi],其所在当是今天的灌南县城新安镇北。

《明史·地理志》在讲到安东时,还提到这一地域与海州郁洲山(今连云港花果山)的关联:“安东府东北。元安东州。洪武二年正月降为县……东北有郁洲山,在海中,洪武初,置东海巡检司于此……西南有涟河,又有桑墟湖……又涟水自西北来,东南流入淮。又西北有硕项湖。东北有五港口、长乐镇,东南有坝上三巡检司。”[xii]此处所说的“长乐镇”即吴承恩在《刘居士合葬墓志铭》中说墓主人“后卜长乐镇而安焉,其在长乐益辟土地,躬耕耘居”之所在。

民百国度元年,国民政府在海州地区实施东(海)灌(云)分治。1914年,将明清时期的安东改作涟水县。将本属于海州地区的旧涟水北部地域并入灌云县,南界在灌口。1958年,又将灌云县的南部加上涟水县的长乐、五港、渔场等镇设置了灌南县。所以,1931年编纂的《中国地名大辞典》,对涟水的记录是:“汉襄贲县地。隋改曰涟水。故城在今江苏涟水县北。”[xiii]

从宋景定三年(1262年)开始,直到民百国度三年(1914年),共计652年间,涟水的地名没有出现在地图上。而到明代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吴承恩在刘氏墓志铭中自述祖籍时,不提已经使用了283年、从未中断的“安东”,却反复地强调“涟水”。这是一个明确的提示:即安东(即今日的涟水县),不能指实吴承恩祖居的地望,亦即他的祖居地在古代涟水的中心,而不在当时的安东县境内。上述地处涟水流域北部的地域才是古代涟水。涟水属“涟”,安东属“淮”,虽然曾经都是涟水,但已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州郡了。更重要的是,吴承恩的这句话还间接证明,海州与安东的分界之处在淮海地方史上是一个长期延续使用的分野痕迹。在宋末的安东以前,“涟水”多归属于北方的州郡,如东海郡、海州等,而“安东”,则归属于南方的淮郡。

涟水地望的核心是“涟河”,即源出大湖[xiv]的涟水,亦即古籍中的游水。其位置在今涟水县北,与羽山、硕项湖紧密相关。《水经注》说:“游水,历羽山西。”羽山,即今连云港市花果山。硕项湖“去州治南一百四十五里,西南距安东、沭阳二邑。”[xv]它的流域主要在海州境内。“新安镇据湖东南,湖坊镇居湖北,唯西南一角,沭阳、安东共之。”所以,就水系而言,涟水的地望也在安东即今涟水县之北。正如《中国地名大辞典》“涟水”条所言:“在江苏涟水县北,源出硕项湖……即今古游水也。”

关于淮海吴氏始祖吴少微籍贯的记载比较一致:“(吴)少微,新安人”,“并负文辞,时称北京三杰”,“少微本经术,雅厚雄迈,人争慕之。”[xvi]“今《淮海吴氏族谱》云:‘迁东海始祖少微盖自新安来。’”[xvii]上述地处安东和海州交界之处的新安镇,正是由新安迁来的移民聚居地。

吴承恩祖居海州,在其文学作品中也多有线索。《西游记》原本的核心线索是由长安出发的西天取经路,作者却用大量的笔墨铺陈海州的掌故和风物:海上花果山、灌口杨二郎;沙河口、黄风洞、平顶山、旗杆夹、人参果、清风明月、金银二妖……并将唐僧的籍贯由洛阳偃师改成了海州。除了故事背景,《西游记》里的海州方言更举不胜举。下以笔者新近修订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西游记》第3版就第2版中有关海州、灌南地域方言的勘误[xviii],略举几例:

吴承恩逝后十年,即明万历二(百度)十年(1592年)刊印的金陵世德堂本《西游记》(以下简称世本)第七十六回中:“双手把绳尽力一扯,老魔心里才疼……着力气邓了一邓,那老魔从空中,拍剌剌似纺车儿一般跌落尘埃。”人民文学出版社《西游记》第2版(以下简称“人文本”)改作“着力气蹬了一蹬”。实际上,这里的“邓”,应读作第四声,系至今沿用的海属方言,指手臂用力猛拽。蹬,读第一声,指用脚向外踹。将“邓”改作“蹬”,与情节以及人物动作使用的肢体、动作的方向尽皆相悖。二字之间,差异甚大。

世本第十九回:“替你巴家做活,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儿。”人文本改作“替你把家做活”。“巴家”,是道地的海属方言,至今沿用。指尽心尽力为家,不只是“把”持家政,还能为家里谋取钱财以及多种利益。绝非一个“把”字可以了得。海州人的读音是第四声,而不是第三声的“把”。

世本第二十回:“那虎先锋,腰撒着两口赤铜刀,双手捧着唐僧”。人文本改作“那虎先锋,腰撇着两口赤铜刀,双手捧着唐僧”。这里的“撒”,应写作“煞”,是收束的意思,为海属方言。指将两口刀收束,插在腰里。犹如第三十二回所写:“那呆子就撒起衣裙,挺着钉钯,雄赳赳,径入深山!”意为八戒把衣裙收束在腰间,手拿钉钯前行。此“撒”,不能改作“撇”。

世本第九十二回:“连喊是喊,已是被他把颈项咬断了。”人文本改作“连喊数喊,已是被他把颈项咬断了”。“连×是×”,是至今沿用的海属方言中的词组结构样式,多指急急忙忙地做一件事,却常常是耽误了。比如“连赶是赶”、“连跑是跑”等。

世本第八十六回:“汤着钯,九孔血出。”此“汤”字,在文中多次出现,是长期使用的海属方言,意思是“沾着”、“擦着”、“靠着”。人文本改作“搪着钯,九孔血出”,成了“抵挡”之意,与原来的语意相悖。

凡此,皆是对海州、灌南方言不够了解而致的误读。

江苏灌南出土的《刘氏夫妇合葬墓志铭》在见证吴承恩的先世方面的价值,以及与西游故事的主题背景、人物原型的紧密关联是先此发现的诸多墓志铭难以企及的。

 

[i]“已”为“巳”之误。

[ii]“已”为“巳”之误。

[iii]碑石藏于浙江长兴博物馆,文见(明)归有光《震川先生集》,周木淳校点,第432~43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

[iv][iii],《震川先生集》,第648~649页。

[v](明)何景明《射阳先生存稿》卷三·志铭,第十三页,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印,1930年。

[vi][v],第十一页。

[vii]刘怀玉《吴承恩论稿》,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

[viii]苏兴《吴承恩小传》,百花文艺出版社,1981

[ix]《隋书》卷三一,地理志下,第871页,中华书局,1973年。

[x]《旧唐书》卷三八,地理一,第1445页,中华书局,1975年;并见清嘉庆十年刻本《嘉庆海州直隶州志·沿革表》,第三六页。

[xi]清嘉庆十年刻本《嘉庆海州直隶州志城池》,第二五二页。

[xii]《明史》卷四○,地理一,第915~916页,中华书局,1974年。

[xiii]《中国地名大辞典》在“海西”条中,也指称:“在江苏涟水县北”,“江苏东海县南”。《中国地名大辞典》,第一一〇五页、第四二四页,商务印书馆香港分馆出版,1931年。东海,即民国元年实行的“东、灌分治”,废去海州而设置的东海。所以,在海州出生的朱自清自称生于“东海”。

[xiv]《嘉庆海州直隶州志》称硕项湖为大湖。

[xv]明隆庆六年刻本《隆庆海州志·卷之二·山川》,第八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62年据天一阁藏版影印。

[xvi]《新唐书》卷二○二,第5752页,中华书局,1975年。

[xvii]清嘉庆十年刻本《嘉庆海州直隶州志·人物·文学》,第四二四页。

[xviii](明)吴承恩《西游记》,黄肃秋注释、李洪甫修订,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6月第3版。

 


收藏
收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 苏ICP备12020961号-1 )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127号

GMT+8, 2020-11-28 23:24 , Processed in 1.16371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 X3.2

返回顶部